“三年自然灾害”时期河南光山县高大店村72名遇难饥民的名单

 尊龙游戏     |      2022-01-04 18:38
html模版“三年自然灾害”时期河南光山县高大店村72名遇难饥民的名单

【本文由“沙田仔是江西人兼老猫友”推荐,来自《我是50后,饿死人这件事,不少人给我的回答都是:听说别的地方有,我们村没有》评论区,标题为沙田仔是江西人兼老猫友添加】

《南方人物周刊》采访和发布的新闻报道《一个农民的“粮食关”纪念碑》中列出了河南光山县十里镇高大店村在1959年饿死的72人的姓名,并且拍摄了当地农民在2004年为那72人树立的两块“粮食关”遇难者纪念碑的照片(碑上刻有72人的姓名)。那篇新闻报道在《南方周末》等南方系报刊的官网中的具体地址则是:http://www.infzm.com/contents/75973。这里我也直接把原文的主要内容和照片贴在下面:

对于那场饥荒,至今有着不同的表述:官方文献称它为“信阳事件”,教科书称它为“自然灾害”,农民则实实在在地叫它“粮食关”??人死得多了,就成了个难过的“关口”:过去的,算是幸存;过不去的,成了饿殍冤魂。

野草、榆树皮也被吃光的时候,人们也就不再出去找食物了。村里剩下的性命,就那么瘫倒在炕上,等着活,等着死

没事的时候,68岁的吴永宽喜欢骑上三轮车,从村里跑到光山县城的“革命烈士纪念碑”下,给人摇签算命。

这天下午来算命的女孩,显然不太相信这套把戏。她求了一签姻缘,却又说,“命运还是掌握在自己手里。”

吴永宽不说话。他最信命。早年有人给他算过?卦:命里八字相冲,少年克父;老得贵子,却离他很远。几十年中,皆已应验。

吴永宽讲述粮食关纪念碑的故事 (南方人物周刊记者 刘洋硕/图)

父亲吴德金死于1959年的大饥荒,那一年吴永宽15岁。

对于那场饥荒,至今有着不同的表述:官方文献称它为“信阳事件”,教科书称它为“自然灾害”,农民则实实在在地叫它“粮食关”??人死得多了,就成了个难过的“关口”:过去的,算是幸存;过不去的,成了饿殍冤魂。

吴永宽清楚记得,那一年他家所在的高大店吴围孜小队,“过了关”55人,“没过关”73人。2004年,作为村里最年长者,他决定为那些亡魂立一座纪念碑,既是慰藉,也是纪念。(楼主批注:文末说了该村饿死73人,但吴永宽当时只记得71人,后来想起来还有两个,但仅能核实其中1人的姓名)

一个月后,清明,“粮食关遇难者纪念碑”立起来了。帮忙操办的人图省事,把碑建成了两座,一座吴姓,一座外姓。外形简陋,跟普通的墓碑没什么两样,与伫立在县城里的那座刻着光山籍将军尤太忠题字的“烈士纪念碑”,相差甚远。

“谁跟你讲理?”

43年后,回忆起那段日子,吴永宽感觉到的仍然是恐惧。

《光山县志》上说,从1958年开始,县里连旱4年,粮食产量连年减少。吴永宽的记忆却并不相同:光山虽不是江南,却也称得上鱼米之乡。那些年更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好年景。

也是在那一年,国家提出社会主义建设总路线、“大跃进”和人民公社这“三面红旗”。从此“ 跃进”的号角不断吹响。河南遂平县卫星人民公社爆出小麦亩产2105斤,放了第一颗“高产卫星”,信阳楂岈山人民公社开始将一块亩产小麦四五百斤“浮夸”成3200多斤。

在“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的感召下,各地逐渐加码,轮到信阳鸡公山人民公社“放卫星”时,水稻亩产已达万斤。此后,报上的数字一个比一个惊人,一万、一万五,乃至报出亩产四万三千斤的“奇迹”。

吴永宽记得,1959年粮食丰收了,粮仓却是空的。

那一年,光山县所在的信阳地区实际粮食产量为二十多亿斤,而各县市报的粮食产量竟高达72亿斤,河南省委“信以为真”,给信阳地区派了上交16亿斤的任务。河南全省上报粮食产量则超出实产一倍。征收任务从省里一级一级压下来,压到生产大队、生产小队,最终压到农民头上,满仓的粮食被一车一车拉了上去。

父亲吴德金当时是吴围孜小队的会计,他偷偷跟家里人说:仓库里不到两百斤稻,只够村里下一个月的口粮。

村里人都知道,上面检查时,村干部就在粮食垛子下面充上稻草,但没人敢说出去。1959年农历八月,正如父亲所说,村里食堂的“大锅饭” 果真越来越稀,到了农历九月,食堂干脆断了火。

此后的几十天里,吴永宽再没听到过食堂打饭的钟声。但信阳的粮食征收任务量还是完成不了。地委认为有人将粮食藏了起来,决定在全区开展“反瞒产”。时任地委书记路宪文说:“不是没有粮食,而是粮食很多,百分之九十的人是因为思想问题。”

和信阳大多数村庄一样,吴围孜的老百姓被逼着交出“私藏”的粮食。吴永宽记得,村干部带人几次挨家挨户“查粮食”。母亲从地里捡了十几斤稻穗,藏在笸箩里,也在大搜查中被搜走。

吴永宽后来觉得,如果母亲藏的那些粮食留下来,父亲后来或许就不会死。但村里也有人因为抗交粮食,挨打、挨斗,“最后还是个死”。

“那个时代,谁跟你讲理?”吴永宽说。

“什么时候才能吃上碗干饭”

食堂关门后,农民被禁止私自开火。谁家要被发现冒了炊烟,连锅都给端走。直到再也搜不到粮食,村干才不再管开火的事了。

那时所谓“开火”,不过是把糠皮用石磨磨碎,弄成饽饽,填填肚子,“兑个命”。“那东西吃下去,拉不出大便,只能用棍往外捅。”吴围孜的一位老人说。

榆树皮也成了好东西。村里的老榆树被一棵棵扒光了皮,树皮晒干了磨成面,“吃起来特别黏、扎嘴,有一股‘青’(涩)气”。除此之外就是野草。

在吴永宽的记忆里,村里第一个饿死的人是吴德刚,按辈分算他的堂伯父。“他五十多岁,孤身一人,无儿无女,放现在算是‘五保户’,即使死了也无人过问。”

堂伯父死后,是几个小孩,接着是更多的男人、女人,有时候一天能死几个。死的人多了,也就不算回事儿了,“没准下一个死的就是你。”

对于死亡,吴永宽总是轻描淡写。他亲眼看到村里的孩子,坐在屋里,嘴里流“水”,身子歪着,翻个白眼,“很简单地”死了。

那时候,饿死的人已经“不像个人”,但吴永宽也不怕了。即便轮到他的亲人,也是如此。

家中第一个饿死的,是三叔吴德才。因为饥荒,他从湖北逃回吴围孜,却发现村里同样没得吃。农历九月底的一天早上,吴永宽从饥饿中醒来,发现睡在身边的三叔“不动弹了”,一摸,人已经凉透了。

父亲负责料理后事,但他同样饿得没劲,卸了块门板,把三叔拖出去,挖个小坑、铺上浮土,算是坟。

人人都知道村里饿死人,但没人敢往外说。直到农历十月下旬,村里的副队长吴永冠饿极了,和一个姓李的社员一起杀了生产队的牛。牛肉没吃多少,两人就被生产队抓住。吴永冠被扣上“破坏社会主义”、“反对大跃进”的大帽子,又被生产队队长吴永寿带人在会议室一顿殴打。

吴永冠一怒之下说了实话:“老百姓饿死了,我对北京首都有意见。”他当过兵,“脾气暴得很”。

村民们不知道剩下的牛肉被收到哪里去了,反正谁也没吃到。吴永宽只记得,他们看到吴永冠跌跌撞撞从生产队出来,后来就听说他从小桥上跌下去,摔得了。

在那场饥荒里,因为杀牛被打死的人不在少数。时任光山县委书记处书记孙广文在1960年撰写的一份《我的错误交待》里提及,“1959年冬,农村发生杀牛问题后,当时把这一问题错误的分析为两条道路斗争、富裕农民破坏生产的花样,像这样情况经我批准法办也冤枉不少的人。”

带头打人的队长吴永寿是吴永冠的堂兄弟,但在那个“六亲不认”的年代,暴力就像瘟疫一样在村里蔓延。队里的吴德荣因为说了句“粮食这么多,为什么不给社员吃”,被斗、被打几天几夜,直到斗死。另一位村民吴德桐也因为骂了句脏话,被活活打死。

其中一块碑上刻了其中42名遇难者的姓名,图中可见的7人是出资建碑者。

吴永宽的父亲吴德金为人忠厚耿直,看到村里人饿得皮包不住骨头,斗胆说了句“老百姓快饿死了”。因为这句实话,他也差点被打。村干部碍于他在村里威望高,只批了他一顿,轰回家去。

吴德金又气又饿,流着眼泪回到家里,一屁股瘫倒在地上。看到父亲饿得不行,吴永宽只好和回娘家的姐姐一起,把家里惟一值钱的木桌子抬到镇上卖了3块钱,换回了两碗稀菜汤。

他们赶回家里,父亲已经在地上断了气。吴永宽捏着父亲的嘴灌了一口菜汤,却已无力回天。

……(中略)

吴永宽说,那时候的城镇户口,就像一张免死牌。县城里的人虽然同样吃不饱肚子,但在食堂凭票打饭也可以苟活。村里的长辈吴德琴,本想到县城投奔大儿子,但没走到县城,便饿死在了半路上??至今家人死不见尸。

吴永宽也差点成了同一条路上的冤魂。一天,他打算去县里的学校看看有没有吃的,走了十多里路到学校,却发现因为缺粮停课学校没有开门。回来的路上,一阵风吹来,他一下子栽倒路边。不知昏迷了多久,挣扎着爬起来,接着一个踉跄又栽倒在路边。

他本该这么饿死,但偏偏“八字”里说他命不该绝。

天擦黑的时候,一个路过的城里人发现了他,偷偷帮他叫来了城里的亲戚。那亲戚赶紧跑来给他灌了口稀饭。吴永宽这才算是捡回一条命,身体却从此落下了毛病。

大家都知道他那天差点饿死,但谁也不敢明说。在那年月,这样一句“错话”便可能招来大祸。时任信阳行署专员张树藩回忆,“光山县某地有个农民找医生看病,医生说这个病好治,有两碗粥就好了。因此将这个医生逮捕法办了。”

吴永宽记得,当时吴围孜也有人想往外逃,但很快被大队干部抓回来批斗,从此再也没有人敢出去。关键是,“普天下都这样,逃到哪去呢?”

到了农历十月下旬,天寒地冻,野草、榆树皮也被吃光的时候,人们也就不再出去找食物了。“何况谁还有力气走出去?”

村里剩下的人,就那么瘫在炕上,等着活,等着死。

吴永宽并不知道,他们躺在炕上“等死”的时候,《河南日报》却登出了头版头条??《今年我省粮食征购任务超额完成》。他至今也说不清,这条喜讯背后,光山埋葬了多少饿殍。

《光山县志》记载,1959年、1960年全县的死亡人数分别为40768人、99378人,而在平常的年份,这一数字大都保持在4000人左右。1960年光山县的死亡率高达270.6‰,县史志办的一位工作人员表示,真实的情况比县志上的数字更严重。

吴永宽已经记不清是1959年底还是1960年初的一天,村里的食堂终于又响起了钟声。

“听说上面解决粮食了,老百姓喜欢得不得了”,几个庄的活下来的人,撑着木棍从家里慢慢走出来。吴永宽已经饿得走不动道,母亲拿着瓦盆,去食堂打回了一盆带着糠渣的米糊汤。虽然稀得只能“当开水喝”,但终归可以救命。

喝了几天“米糊水”,吴永宽的手脚开始浮肿,一摁一个坑。养了一个多月,身上的浮肿慢慢退去,这条命也就保住了。

吴永宽也记不清是哪一天,时任河南省省长吴芝圃来到光山,在县一中的操场上开了一场万人大会,旁边还站着信阳地委书记路宪文、光山县委书记马龙山。那天,他作为学生代表出席,亲耳听到当时那位个头很高的省长向全县人民道歉:“我对不起光山60万父老乡亲,我这个省长当得不好。”

可人都死了,“检讨还有什么用?”吴永宽表情漠然。

在那场灾难中,吴永宽家只剩下了他和母亲两个人。本有128人的吴围孜,有73人遇难,其中四十多人绝后,17家绝户。

由于村里死人太多,无人种地,第二年吴围孜只打了几万斤粮食。直到1962年前后,从安徽阜阳来了不少逃荒的人,村里收留了这些外乡人,让他们下地挣工分。

1960年冬,中央开始纠正农村工作中“左”的错误,河南省委改组了光山县委,派出工作组纠正“五风”(共产风、浮夸风、瞎指挥风、干部特殊化和强迫命令风)错误。但信阳地委在发给河南省委和中共中央的报告中,却把饥荒的原因归结为“地主、富农在土改时‘漏了网’,‘大批地主混进了革命阵营内部’,‘实行反革命阶级复辟’,‘封建势力大大作怪’”

这期间,信阳的8位县委书记被捕,除了光山县委书记马龙山由死刑改判为“死缓”外,其余几人被判2-3年徒刑。

……(中略)

河南光山县十里镇高大店村饿死的72人中其他那些人的姓名:

死者姓名 ?? 性别 ?? 现家属姓名 ?? 死者与家属关系

1、李兴奎 ? ? 男 ? ???? 李传如 ? ? ? ? ? ? 祖父

2、吴德勤 ? ? 男 ?? 吴永富、吴永炳 ? ? 父亲?3 ? 吴永厚 ? ? 男 ? ?? 吴向发 ? ?   ? 父亲?4 ? 吴根林 ? ? 男 ? ?? 吴向发 ? ??????? 弟弟

5? 吴二毛 ? 女 ? ?? 吴向发 ? ???????? 妹妹

6? 吴德荣 ? 男 ? ?? 吴向能 ???????? 祖父

7? 吴德金 ? 男 ? ? 吴永宽 ? ???? 父亲

8? 吴德才 ? 男 ? ? 吴永宽 ? ?? 三叔

9? 吴老友 ? 男 ? ? 吴永金 ? ? 三弟

10 余才运? 男 ? ?? 余思礼 ?? 祖父

11 余黄氏? 女 ? ? 余思礼 ? ? 祖母

12 余敦山? 男 ? ? 余思礼 ?? 父亲

13 余思义? 男 ? ? 余思礼 ?? 二哥

14 余思信? 男 ? ? 余思礼 ? 弟弟

15 吴冯氏? 女 ?? 吴向明 ? 祖母

16 吴永应? 男 ?? 吴向明 父亲

17 吴小油? 女 ?? 吴向明 ? 妹妹

18 吴二孩? 男 ?? 吴向明 ? 弟弟

19 吴三孩? 男 ?? 吴向明 ? 弟弟

20 李成奎? 男 ?? 李福寿?? 父亲

21 李王氏? 女?? 李福寿 ? 母亲

22 吴德润? 男 ? 吴永明 ? 父亲

23 吴德桐? 男 ? 吴永明 ? 二叔

24 吴永冠? 男? 吴永明 ?? 大哥

25 吴少山? 男? 吴桂霞 ?? 祖父

26 吴德炳? 男? 吴向军 ?? 祖父

27 冯长友? 男? 绝户

28 冯小二? 女? 绝户

29 冯云毛? 女? 绝户

30 杨世英? 女? 绝户

31 吴永昌? 男? 绝户

32 潘秀英? 女? 绝户

33 吴小成? 男? 绝户

34 吴二毛? 女? 绝户

35 吴德立? 男? 绝户

36 吴永恩? 男? 绝户

37 吴德刚? 男? 绝户

38 徐乃兴? 男? 绝户

39 徐乃韶? 男? 绝户

40 徐之太? 男? 绝户

41 余敦海? 男? 绝户

42 余陈氏? 女? 绝户

43 余小富? 男? 绝户

44 余自明? 男? 绝户

45 王福汉? 男? 绝户

46 李明奎? 男? 绝户

47 李福喜? 男? 绝户

48 李刘氏? 女? 绝户

49 李小毛? 男? 绝户

50 徐安义? 男? 绝户

51徐小照? 男? 绝户

52 吴永清 男? 绝户

53 吴小成 男? 绝户

54 吴二娌 女? 绝户

55 吴大孩 男? 绝户

56 吴云毛 女? 绝户

57 陈友来 男? 绝户

58 陈刘氏 女? 绝户

59 吴松山 男 绝户

60 吴华厚 男 绝户

61 吴王氏 女 绝户

62 徐乃珍 女 绝户

63 吴小油 女 绝户

64 吴舍毛 女 绝户

65吴四毛 女 绝户

66吴向山 男 绝户

67吴桂氏 女 绝户

68吴永才 男 绝户

69吴王氏 女 绝户

70吴永堂 男 绝户

71吴马氏 女 绝户

合计72人,分别在1959年农历十月、十一月死去。

附录:

【粮食关纪念碑】(纪录片文稿)

作者:胡杰画面:河南省光山县十里庙乡吴围孜村,在村民吴永宽的家中。?  吴永宽:1959年粮食关。  胡 ?杰:叫粮食什么?  吴永宽:叫粮食关。关,过关的关。过关,我们叫:粮食关。  纪录片片名:粮食关纪念碑  胡 ?杰:为什么粮食关呢?  吴永宽:农民说:我们这里人口死的多,这是个关啊,过不去啊。  胡 ?杰:当时这个村里共有多少人?  吴永宽:130多人,138人。  胡 ?杰:当时饿死多少人?  吴永宽:饿死71人,还剩50多人吧,剩下57人。绝户16、7户。也没儿了也没女了,一个人都没有了。画面:田野中,有两座墓碑。墓碑上写着:一九五九年粮食关遇难纪念碑?  胡 ?杰:你就是这个村里的吧?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  农 ?民:这?1959年过粮食关的。  胡 ?杰:你们家有没有在这里饿死的人?  农 ?民:有。每家都有。  胡 ?杰:这上面由你家里的人吗?  农 ?民:有。  胡 ?杰:哪一个是?  农 ?民:这个是。  胡 ?杰:叫吴德荣。  农 ?民:对。  胡 ?杰:你们为什么叫它粮食关呢?  农 ?民:粮食关不是没有粮食吃吗?  胡 ?杰:粮食关就是这个关口。  农 ?民:对,过关啊,饿死人太多了,AG88环亚国际登陆。  吴永宽:我们的粮食丰收啊!那时候我们年年丰收,给国家了。  胡 ?杰:58年是丰收年?  吴永宽:59年是丰收年也是大丰收,粮食再多不是交国库嘛。农民也吃不着。我们那时候记得:吃了一个多月的粮食就没有了。没粮了。  胡 ?杰:把粮食全交给国家了。  吴永宽:全交给国家了,连农民睡的床草都要抖抖,抖个一斤二斤都要交去。  画面:“我省秋粮征购任务超额完成”--河南日报,1959年10月30日  胡 ?杰:当年为什么会发生饿死人?  吴永宽:浮夸啊,浮夸风啊,越搞浮夸风越吹的大,越升官啊!  画面:田野中锄地的妇女  胡 ?杰:那是吃的是什么野菜?  妇 ?女:那是苜蓿菜、燕麦。现在多好啊,现在年轻人都赶上时代好。  胡 ?杰:树皮怎么吃呢?  妇 ?女:那是榆树皮,还属榆树皮好吃呢,比野草好吃。  胡 ?杰:不是说吃了后大便大不下来吗?  妇 ?女:那是吃了稻谷壳子。  胡 ?杰:大便大不下来为什么还吃呢?  妇 ?女:那不是要兑个命,怕饿死了,吃也不行。  吴永宽:我三叔,也是在1959年粮食关死了。尤其最残忍的是:我父亲当的是小队会计,他这个人特别实、直。他反映老百姓没有粮食吃,你上边还要粮食,说了实际情况,实际没粮食,生产队在稻草上放些粮食,就说:几万斤稻。欺哄了上边,下边又害了老百姓,你没粮食也要交粮食啊。上级给你要粮食啊。  胡 ?杰:然后,你父亲反映了生产队的真实情况。  吴永宽:反映了,挨打啊!拉你到办公室去,你也打我也打,叫你说假话你不说假话就要挨打。说实话就挨打,说真话就挨打,不能说真话。你不吭声就会找你,找你谈谈情况。你搞虚夸,说我们生产队还有多少粮食,这是好的,你说生产队没有粮食了,那就挨打。  胡 ?杰:那时你爸爸是一个很小的小干部?  吴永宽:他不是是村生产队的会计吗,他掌握数字。他说:仓库里不到二百斤稻。  (吴永宽:我说你懂吗?我的口音你懂吗?胡 ?杰:能懂。吴永宽:我说慢点。)  吴永宽:他说实话就挨打,在大队办公室你打我也打,回来怄气:我说实话挨打。不就死了吗。  胡 ?杰:你当时看到了吗?  吴永宽:当时我在学校上学,回来时父亲流着眼泪。我十五岁在光山一中上学,我父亲流着眼泪对我母亲说:我说实话就挨了打。  胡 ?杰:都是亲戚本乡本土,他怎样能下的了手打呢?  吴永宽:政策啊!形势逼你啊!政策、形势啊!现在再弄个政策你老百姓敢怎么样。那时候,我母亲拣了一点稻,挂在墙上的暗角里都被搜去了。来人搜啊,组织人挨家挨户地搜,哪个地方都给你搜,再秘密的东西也给你搜去。只要有一点点的粮食他都给你搜去。  胡 ?杰:吃饭都不能在家里吃,都得到食堂?  吴永宽:那不是有食堂吗?就在村里食堂吃。后来食堂解散了,没粮食那有食堂呢?就在家里躺着饿着。开始到外头搞树皮、搞野草,找野草、野菜吃,后来找不到了,树皮也刮光了,就在床上躺着等死。死了算了。当时我母亲就是这样,也走不动路了,就在床上躺着。  胡 ?杰:几月份?那时?  吴永宽:那时,真正的断粮是九月的下旬到十一月的下旬,五十多天,五十多天不得了啊。  胡 ?杰:1959年的十月份,不正是地里庄稼好刚收获吗?怎么会发生饥饿呢?  吴永宽:都要去了!红薯什么都要去了。红薯要去了,豆子也要去了,什么不要呢?  画面:在田野中浇地的农民  胡 ?杰:你们家有没有在59年饿死的人?  农 ?民:有、有、有,哪家都有。我们这里最严重,饿死的人最多。  胡 ?杰:为什么这里饿死人这么多呢?  农

民:搞浮夸嘛,打一百斤粮食说打了一万斤粮食。你要不说打一万斤就打你,打死你。你说了,就要交一万斤粮食。你交不出来,你没有一万斤你怎么交呢?你交不出来,他坑害你,晚上开会生打你,有的头天还好好的,第二天就打死了。我们光山不是有个马龙山吗?光山马龙山是县委书记。他左倾,马龙山县委书记。他搞的虚夸,数光山死的人多。  胡 ?杰:那你家饿死几个人啊?  农 ?民:饿死三个。有的全家都饿死了。  画面:在吴永宽的家中  吴永宽:那时候生产队有猪,你把猪宰了吃不可以吗?队长不让你吃,猪也要上交,交到上边。坏啊!队长要顾老百姓可以顾了一部分。我的粮食你可以搜,我喂的几头猪你大队不知道吧,给老百姓吃不就死不了人嘛。关键北京、上边是一回事,你队长把握不好。都死的没有人了,就是有两个人都在床上躺着,起不来。最后找还有点力气的人,慢慢抬着死了的慢慢拉到外面去了,在门外顺便挖个坑,坑也不深,埋几铣土就完事了。  胡 ?杰:那时都没有坟?  吴永宽:都没有坟。哪有坟呢。人都干不动了,没劲干了。就在外面埋几铣土盖盖,把身子盖盖。身上没有肉了,都是骨头了。  胡 ?杰:村里死了的人都是这样埋的?  吴永宽:唉。  胡 ?杰:没有抬到一个坟地里。  吴永宽:还有这样的事呢,那边有一户,他没什么吃的了,他吃他儿的肉,那人肉怎么吃呢?  儿死了,死了以后,就是拿刀剁剁煮着吃。吃了也不行,过几天也死了。那社会,好像没有社会了。没有社会存在了。  吴大妈:年轻人不相信。那时候没真啊。  吴永宽:…… 老百姓也会想这问题。你省里不号召,县里不敢搞。那时候信阳地区路宪文他听吴芝圃的,他是吴芝圃的红人,光山县又是路宪文的红人。那尤太忠,尤太忠你知道吧。  画面:光山县烈士纪念碑 尤太忠题词  吴永宽:尤太忠是光山人,是军长。他回来了找马龙山,马龙山给路宪文打了电话,路宪文给吴芝圃打电话,尤太忠走到信阳时,把尤太忠关起来了。多厉害啊,不敢说啊,说了他整你。县委第二书记张福洪到我们这里,看老百姓都饿倒了,没粮食吃了,回到县委开会哭,流泪啊!流泪,马龙山第一书记把他打死了。

张福洪被打死了,我们县里的老百姓都流泪啊,张福洪这样的好干部牵着老百姓的心啊!马龙山人家都恨之入骨。副县长刘焕传他去杨湾检查工作,回到县里,叹息一声:“唉!农村确实没粮食了,没饭吃”。就说了一句话。就整天挨打,打的坐在厕所里。让县长做什么工作呢?让他扫厕所。这样惨无人道。  吴大妈:没死的人是命大的。我们都是没死的,俺这老头子城里死在路边,一个老妈妈给他灌点米救过来了。  吴永宽:那时肿,全身肿。好几天没吃饭,吃那榆树皮好像中毒了,吃榆树皮、野草中毒了,肿的全身肿。后来一瘦,瘦的没肉了,竟骨头了。  胡 ?杰:浑身一点劲没有?  吴永宽:软啊!腿站立不住了。  画面:吴永宽走向矗立在田野上的粮食关遇难者纪念碑  胡 ?杰:当时碑文都写好了就是没有刻?  吴永宽:对。  胡 ?杰:大部分都是姓吴的。  吴永宽:姓吴的姓李的。  画面:吴永宽指着纪念碑云形图案上面的七个人名说:  他们有子孙,有儿子孙子。  画面:吴永宽又指着纪念碑云形图案下面的人名说:  这边的都没后人了,绝了。  胡 ?杰:就是说,绝户了。  吴永宽:都死光了,绝户了。  画面:吴永宽走到左边的“一九五九年粮食关遇难二十九仕纪念碑”指着纪念碑云的人名说:  这边也是的。  吴永宽:徐乃绍、徐乃兴、徐之太、杨世英这都是绝户的。  胡 ?杰:绝户就是连后人都没有了。  吴永宽:没有了。  胡 ?杰:那这是你为全村死去的人立的碑。  吴永宽:对,这是二十九,那是四十二,死七十一人。  画面:吴永宽向村子走去。  吴大妈:我的侄女就是1959年死的,饿死人普遍,都饿死人。  胡 ?杰:你不是说你那里好些吗?  吴永宽:好一些,死的人少一些。他们生产队种的菜,可以吃菜,  画面:一个刻碑人在刻碑。  画面:“人有多大胆 地有多大产”--(人民日报)  画面:“早稻亩产三万六千九百多斤” --(人民日报,1958年8月13日)  胡 ?杰:你知道为什么没有粮食吃吗?  吴大妈:那时候搞浮夸,没有粮食他说有粮食。交的一点都没了,不够吃的了。  胡 ?杰:大家都知道搞浮夸?  吴大妈:那是的,都晓得。逼得没办法,不搞浮夸打死你。生打你。  胡 ?杰:这一个碑是哪一年建的?  吴永宽:2004年,我们拿的钱,拿两千多块钱出来。老百姓一想到自己的上祖,父亲、母亲死了阿,他们来帮忙啊。人名单是我收集的,他们都找不齐了。我在这个村年纪最大了。我们要接受教训,不能让这一切在下一代人那里(发生),别的也没什么。我们也不是搞翻案的,翻案你也翻不过去。这是全国的事情。  胡 ?杰:这个纪念碑的修建是很重要的。

吴永宽:是的,我们走在全国的前列了。你想这样的事,作为一个农民你想出这样的事,想办成这样的事,也是不得了的事。我想目前社会这么好,我们才能回顾一九五九年这个历史。回顾历史对照现在,现在我们享受着这么好的社会环境,这种生活方式。

注:

该村饿死73人,但吴永宽当时记得71人,后来想起来还有两个,但仅能核实其中1人的姓名,因此最后按72人计。

相关的主题文章: